论鲁迅塔的倒掉
  作者:朱曦     发表时间:2013-09-12 15:54   浏览次数:11 次  

听说,中国语文里的鲁迅塔倒掉了,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鲁迅塔,破破烂烂地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落山的太阳照着这些四近的地方,就是“鲁迅夕照”,语文十景之一。“鲁迅夕照”的真景我也见过,并不见佳,我以为。

人民教育出版社在新版语文教材中逐步剔除鲁迅的文章,争议在所难免。在上中学时就流行着一种说法,语文学习有三怕:一怕作文,二怕古文,三怕周树人。如今,随着鲁迅塔的倒掉,语文学习终于去掉一怕了,学生们该额手称庆了。不知鲁先生当年在写《论雷峰塔的倒掉》的时候,有没有直觉到自己也像祥林嫂一样在一片祝福和微醺的氤氲中漫漫淡出经典的视野。

鲁迅塔为什么会倒在一片歌舞升平中?这是有深层原因的,这些原因专家们当然是只能意会而不愿意说出来的,因为鲁先生刀笔刻划的或许正是这些“专家”的潜在习性。看看鲁迅塔倒了以后,什么人物开始复活就会知道为什么人民教育出版社会令鲁迅塔像“楼脆脆”一样倒去了。首先是孔乙己们复活了。一篇《多元化视野下44个汉字整形的后现代研究——以“茴”字的四种写法为例》的论文便可以成为国学大师。窃书不算偷,窃文当然也算是创作了。好管闲事的鲁先生不倒,窃文者怎得安生?“资本家的乏走狗”和“假洋鬼子”们复活了,全球化与国际接轨已然成为时尚。一干惯于看热闹,无事生非的“闲人”们也可以借此复活了。如阿Q、王胡、赵贵翁、康大叔、赵七爷、红眼阿义、小D之流的。好一点的如阿Q进入政协,其他要么一夜暴富,要么无恶不作成为黑社会与官方勾结的帮派势力,也有的进入了警察或城管队伍,最差也得弄个协管员或联防队员干干。 

杭州的雷峰塔尚未倒干净,但语文中的鲁迅塔已到了墙未倒而众人推的地步。正如鲁先生自己禅言:当初,白蛇娘娘压在塔底下,法海禅师躲在蟹壳里。现在却只有这位老禅师独自静坐了,非到螃蟹种断的那一天为止出不来。莫非他造塔的时候,竟没有想到塔是终究要倒的么?终于,等到螃蟹种断,鲁老禅师应验了自己的禅语。活该。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1985-2016 上海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
地址:上海市金山区石化隆安路48号 电话:57941720 
沪ICP备12036329号 上海市教育类网站前置审批号 沪教Z6-20120005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6020010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