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课堂的主人?
  作者:徐倩     发表时间:2014-02-17 08:46   浏览次数:26 次  

“沈文华的课,很怪!”见识过沈文华语文课的人这样说。“她上的是语文课吗?板书在哪里?PPT在哪里?”听过沈文华课的专家们这样质疑。然而,无论外界有多少不解和质疑,有一点无可争议一一孩子们喜欢。

这是一节五年级的语文课《烟台的海》。班上的22个孩子分成了四个“族群”(合作教学小组),每个小组都有自己的“教学任务”。有的负责讲解课文内容,有的负责讲解写作技法,有的负责宇词教学……孩子们的课本上,但凡有留白的地方,都被他们见缝插针地写上了自己的发现。原来,这些颇有“批注”味道的预习笔记是前一个晚上他们花了一个多小时的“发现成果”。

开始上课了。小组内的成员先进行“组内互评”,赵逸凡所在的“河族”是研究写作技法的,他和同伴迅速地交换课本,在自己认可的同伴“点评”的旁边画上一个“胖叹号”。一圈转下来,组内的每个孩子在互阅过其他人预习笔记的基础上,开动集体智慧,集体备课,并完成板书设计。

紧接着,“河族”开始向其他“族群”的学生展示他们的小组合作成果。而其他“族群”也不甘示弱,按各自约定的顺序,一个个担当起了“教师”角色。课的最后,是近乎百家争鸣般的“小组点评”环节。孩子们有的先肯定了别人或自己的优点,再诚恳而“专业”地提出建议;有的则借此机会,夸完同学后赶紧“推销”自己的“预习发现”。

看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问:这样的课的确很有意思,但是,沈文华在哪里?

确实,作为一个旁观者,很难在课堂上一眼看到沈文华,因为满眼都是孩子们在讨论,孩子们在上课,孩子们在评价;然而对孩子来说,帽子老师的身影却无处不在。课前,她收集了每个孩子的课本,为他们的预习成果标星;课上,她穿梭在孩子中间,随时准备成为他们的“后援团”;课后,她再次收集孩子们的“板书设计”与“自我评价单”,在下一节课前与孩子们分享“老师的发现”。

“让孩子成为课堂的主人”,知易行难。从“基于发现”到“基于问题”,再到“基于对话”,沈文华和她的孩子们一路跌跌撞撞摸索着走来,终于探索出了一种全新的课堂教学模式,她将这样的课堂浓缩为四个字:以学定学。

还有什么比学生“想学”更为重要?在沈文华20年的教师生涯里,她已经慢慢地不能接受“教”这个字眼,“我发现,没有一个孩子是我能教会的。当孩子内心不想学的时候,老师即使有再高超的教学技巧,也无法教会所有的学生。只有激发孩子学的自信与兴趣,当他们主动想学,才有可能学得会。”

还有什么比学生“会学”更有意义?“每个孩子与生俱来都有自己的学习方法。用一个孩子的学习方法去引导一批孩子的学习方法,在与同伴、教师的交流分享中,让他们自己完成思维的成长。”在接触到北欧诸国禁用“teach(教)”而用“learn(学)”的理念后,沈文华更加坚定自己的理解:“教”给孩子答案,等于剥夺了孩子思考的机会。要帮助学生“会学”,教师不再是那要给学生一杯水的“一桶水”,而是要做“让孩子自己发现水源,并寻找适合自己的打水工具的指路者”。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1985-2016 上海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
地址:上海市金山区石化隆安路48号 电话:57941720 
沪ICP备12036329号 上海市教育类网站前置审批号 沪教Z6-20120005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6020010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