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是对教育信仰的坚守——上海市金山区第四届“三校论坛”综述
     发表时间:2012-03-15 08:58   浏览次数:46 次  

陈霞

(《教育发展研究》杂志编辑)

       你要命令自然,首先就得服从自然。

——培根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当我成熟以后,我发现我不能够改变这个世界,我将目光缩短了些,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当我进入暮年以后,我发现我不能够改变我们的国家,我的最后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的家庭,但是,这也不可能。当我现在躺在床上,行将就木时,我突然意识到: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然后,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

                                             ——英国主教的墓志铭

 

      “三校论坛”是由地处上海市金山区的上海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上海市蒙山中学、上海市漕泾小学于2005年创办的教育研讨平台。这三所学校虽然分别代表着高中、初中、小学不同学段,但是,三所学校的校长都相信,基础教育本来就是一个整体,不能因学段之分而各自为政,相反更应该紧密地连接在一起。所以,他们决定,每两年由三所学校轮流主办一届论坛,为孩子们的发展整合各方智慧,共同探讨教育中的热点、难点和焦点问题,形成教育的合力。论坛的总主题都是“为了孩子,我们能够做什么?”今年的分主题是“教师的改变”。

      2011年12月9日,第四届三校论坛在上师大二附中举行。整个议程由体现上师大二附中教育理念的“适应教学”课例展示和论坛两部分组成。到会的有来自金山区的中小学校长、教师,有上海师范大学的著名教授,也有区教育局领导和进修学院的教学专家等,共计200多人。大家围绕“教师的改变”从不同的角度展开了热烈的研讨。

 “改变”体现了对教育本质的回归

       在今日急速发展的社会转型时代,一切以效率为优先,在历经西方工业化发展相似模式的同时,我们也遇到了一系列的问题。这种模式的原动力来自于攀比和竞争,就是这种发展模式激活并放大了人性中的贪婪和嫉妒,这些贪婪和嫉妒摧毁着人类的智慧、平静和幸福。这样一种取向影响到了教育界,似乎使教师也变得浮躁了,以至于教育的理念在一些教师心中开始模糊,教育中一些隐性但本质的追求被显性的升学率、绩效所取代。“以生为本”成为一种习惯性的口号,至于其中的涵义则不再被执着地去信仰。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改变是非常必要的,它将唤醒教师沉潜的心灵和教育使命感。

      上师大二附中刘次林校长认为,教师要实现四个方面的改变。第一是改变对教育本质的理解,将由“教育者”、“受教育者”构成的教育改变为以学定教的教育,让学生由受教育者真正成为教育的主体,教师做学生成长的服务者、促进者。教师必须以学生的需要为依据,尊重学生的发展规律,在适应学的基础上引领学。第二是改变对教育规律的选择,让教育走在学生身心发展的后面,在学生身心发展做了必需的准备之后,再施加教育。受苏联学者赞科夫“教育要走在发展的前面”的影响,受我国固有的急功近利、只争朝夕的文化影响,我国的教育一直走在学生身心发展的前面,虽然能够为社会早出人才、快出人才,但是付出了学生身心健康的沉重代价,学生也很难可持续发展。第三是要立足于“过程与方法”去系统地实现三维目标,通过展现知识形成的过程,让学生品尝到知识本身的内在滋味;通过展示知识的使用方法,让学生看到知识的外在功用,也体会到学会运用这些知识所带来的成功感和乐趣。所以,通过过程与方法,知识活了起来,情感态度和价值观也有了内在的根据。第四要改变对学行为的解读方式,走进学生,从道理上理解学生,从心理学、社会学等多元的角度理解学生,把学生的异常行为看作是表现本性的线索,是吁求教师理解的线索。

      华师大三附中干亚清校长认为,教师有以下的三点是不能变的。第一是教育的精神不能变,教师一定要有一种职业自觉和自信心,相信孩子能够成人、成才、成功,现在一些青年教师自信心不足,导致上课缺乏气势和气场;第二是为热爱的事业奉献的精神不能变;第三是相信学生是有差异的,同时也是不断变化的,这种执着的信念不能变。金盟中学薛德林校长则补充强调,教师对学生的底线伦理要求不能变。学校教育不仅是让学生接受知识,更为他将来做一个合格的、优秀的人打下了基础。在上师大二附中原校长冯震教授眼中,“改变”已然上升到了哲学的层面,改变是必要的,但坚守更是必要的。变与不变都是为了面向未来,而这个未来指的就是学生的发展。教师在这个过程中要识别自身有悖于教育规律的想法和做法并加以改变,同时适应不断变化的社会为之做出调整。

 “改变”在课堂

       教师改变的主战场依然是在课堂教学。这次论坛上,上师大二附中史花梅、张婷媛两位老师分别向与会人员开出了力图体现“改变”的数学、地理课例,金山区教师进修学院的数学和地理教研员对课例给予了高度评价。上海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语文课程论专家王荣生教授通过对张婷媛老师执教的地理课进行点评,阐发了他对“改变”的理解。他认为张老师的这堂课体现了教师改变。第一体现在张老师在教师教案之外设计了学生学案,学案顾名思义是教学过程中学生学习活动展开的凭借和材料,说明教师教学的重心从单纯输出到给学生提供学习途径和媒介。第二是让学生自我评价,不仅停留在检测的层面,而且把评价的过程和学习过程融合在一起。第三是教案中分教师的活动和学生的活动,把教师做什么和组织学生做什么分别进行讨论,重要的是把教师的活动引向学生的学习活动的组织。同时王教授也提出了课堂仍有改善空间。例如老师的自学指导,是否等同于提一个问题,怎么更好地指导学生使之变为学生自学的行为;师问生答的方式能否更丰富、多样一些。王教授最后说,所谓新课程改革,就是对传统的基于教的教学反其道而行之,立足于学生的学习内容和学生学习最需要老师帮助的是什么。从这个意义上说,新课程就是以学的活动为基点,以学定教。

      课堂改变的背后反映了教师对教育规律的摸索和试验,即教育要适度地走在学生身心发展水平的后面,坚持“以学定教”的理念。当学生有了学习的身心准备的时候,教师再施加教育。论坛上的踊跃发言给与会者加深了这种印象,教师的改变反映了对教育规律的理解和实践由朦胧逐渐走向清晰和自觉。教师也许是从教学中碰到的实际问题出发,课堂现状从“要学生学”改变为“学生要学”;也许是在外来理念和做法的冲击下,再审视自己的教学方法,通过改变以提升教学的有效性;也许是从多年的教学实践中,通过思考总结将改变上升至理论的层面。他们中有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教师,有教学经验丰富的优秀教师,也有从教学一线出来的教育局业务骨干。他们在论坛中的发言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课堂教学巧设计

      蒙山中学的一位数学老师以向在座的老师询问课堂上“不在状态”的学生的情况引入,他提出教师们在教育中遇到的问题也许是不一样的,但想改变的心情是一致的。他坦陈,在自己的课堂上总会有一些学生发呆、走神和睡觉。教师辛辛苦苦上一堂课,学生似懂非懂,或者根本不懂。产生这种状态的原因很多,但主要原因是课堂教学当中,教师不能很有效地吸引学生的注意力,而很多学生对数学存在着畏惧心理。有了这种认识后,“改变”在这位老师身上发生了,他立足课堂教学,对课堂教学进行巧设计,通过设计存疑从而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例如把一节课分成课头、课中和课尾三个环节。如何拉近学生与数学的距离,不妨从课堂设计开始,比如说在讲三角形稳定性时,可以在这节课的开头结合一些实际生活情况,模拟一个地震发生的现场,发现在三角形的区域里躲起来比较安全,教师提问“为什么在三角形的区域躲起来比较安全呢?”这个时候好多学生就开始思考了起来。在教学过程之中,教师要同时介绍一些数学的常规方法,让学生有据可循,从中找到思路并且感受到自信心。如果在课尾的时候能够晒出一些疑问和趣味问题,则可以让学生回味无穷。

      ——注重提问的合理性和有效性

      施惠林老师是漕泾小学的英语教师,她以在加拿大接受培训的亲身经历为例,认为一个英语教师的角色改变可以从少问一句“Understand?”开始。2007年夏天,施老师去加拿大培训,许多感性的认识和理性的思考令其难以忘怀,也促成其教育教学观念的改变。加拿大指导教师布置了下一个语言活动要求之后,从来不会像中国教师那样提问“Understand?”而是会向受训者提问“What are you going to do?”,并让受训者依次说出下一个活动的几个步骤。还有一个文化助教布置了下一个考察点的任务之后,也从来不问“Understand?”,而是问什么时间碰头,在哪里碰头等等,就这样跟教师们进行信息的确认。这令施老师不由地想起自己的课堂,教师经常问“Understand?”,学生们也会整齐响亮地回答“Yes”。这两种不同的场景,内涵区别究竟是什么呢?加拿大老师提问的方式确实是体现了工作细致周到,同时传递着教师必须时刻以学生为本的教育理念,要注重提问的合理性和有效性。而自己似乎习惯于提问学生一句明白了吗,而没有及时地了解学生是否是真正的明白。很多时候,学生群体只是教师工作的呼应者。加拿大指导教师告诉他们,教学过程是师生行为互动过程,意味着人人参与和平等对话。不仅是忠实地执行备课方案的过程,更是一种动态的、发展的和富有个性化的过程。既然是一种创造的过程,教师应该最大限度地为学生考虑,从学生的角度出发来看待这些问题、理解问题、解决问题才能实现教育教学的有效性。不仅仅是英语课堂上,施老师在日常教学中也尝试这样的改变,例如,每当外出活动要求学生带齐第二天的准备物品时,不再笼统地问询,不再满足于学生群体笼统地呼应,她会和孩子们一起做小贴士,教会学生一些具体的方法,渐渐地,学生也会发生令人欣喜的改变。

      ——为适应学生而改变

      金山区教育局中教科的胡锦中科长在发言中认为,回应了一位教师对“好动”学生的批评,他说,适应教学的理念在于教师适应学生,而非学生适应教师。为此,教师要树立一切为了学生终身发展的理念,探索促进学生发展的多种评价方式,激励学生乐观向上、自主自立、努力成才。今天的教育要放眼学生将来学习的需要、工作的需要,包括思维能力、表达能力、动手能力等等方面,所以课堂教学要从这个角度改变。其次是改变教学方法,以数学为例,数学教学不是学抽象的知识,一定要和生活中的一些现象联系起来,学数学的一种思想。第三是改变教学的内容,是否适合学生的学,要调整不适合学生学的内容。教师一直在改革教学方法,其实在学习的内容上有时很难满足学生的需要。在发言中,胡锦中甚至具体地质疑某些教材所存在的问题。许多教师主要引导学生去接受这些内容,而很少去提出质疑。第四是改变教学态度。教师要尊重学生。在尊重的基础上给予学生关爱和信任,不要一味指责学生的调皮捣蛋,其背后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有些教师的话学生乐意听,有些教师尽管出发点非常好,学生就是不乐意听,这往往是教师言语表达方面还存在问题。教师的观念、内容、方法和态度都有很多需要改变的地方,改变的理由就是学生的需要,教师应以此为基点满足学生将来发展的能力、需要和情感。

      对于教师来说,不使改变成为一种空话和大话,最好的检验即是在课堂。课堂是师生最熟悉的空间,发生在课堂里的改变是实实在在而来不得半点虚假的。

 “改变”是师德正当性的价值基础

      不管是社会还是教师自身,都对教师存在一种刻板印象,即教师的定位是无限的爱与奉献,“燃烧自己,照亮别人”,“蜡炬成灰泪始干”……这种认识根深蒂固,长期以来主宰着我们的教育界,以至于很少有人去质疑这种师德的正当性。这种现象引起了刘次林校长的反思:教师们的一些极端责任正是源于教师的自我中心立场,他们提出的一些堂而皇之的要求也许只是鼓励学生成为满足教师需要的工具。能否做一个经常站在学生角度思考问题的教师呢?为了孩子,教师的改变不仅是落实理念的关键,更是一切师德之正当性的价值基础。

      ——改变从自身开始,改变也需要学会等待

      随着工作经验的渐长,教师们发现自己不仅无力改变整个世界,也无力去完全改变学生,那么教师所能做的是什么?教师所能做的是先改变自己,真正从心底里尊重学生、理解学生、善待学生,然后学生才能发生由内而外的改变。二附中的沈雪平老师讲述了一个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学生的故事:

      王珂同学自幼跟着父亲学小号,后来师从上海音乐学院的教授,他的最初的理想是考上海音乐学院附中,最终的目的是考入上海音乐学院。但是他的求学经历相当曲折,先是“小升初”时,因为“乐理”不及格而未能如愿进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后是中考也未能进入理想的高中。家长只好让他去一所初中复读初三,刚好那年金山中学要组建管弦乐队,他靠着特长直升了金山中学。可是一年之后,乐队解散,他的学业也跟不上去,只好面临两个选择:一是留级、二是转学。孩子和家长选择了转学。可是因为学业太差,加上他纪律比较散漫,结果修完高二后被要求留级。听说高三是我接任了班主任,于是来和我商量让孩子继续读高三。他们又向我介绍了王珂喜欢吹小号,其中的一个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们说王珂坚持每天吹小号,即使高烧发到39.9℃、他也要爬起来吹半个小时的小号。

      或许是家长的诚恳打动了我,或许是这个细节感动了我,我先冒失地答应让王珂跟上去读高三,然后再去和学校协调。最后经过协调,终于成全了他的愿望。

      也许是学艺术的缘故,这个学生特别有个性,也比较自由散漫。他经常在课堂上睡觉,有时还打呼噜,影响同学们上课;他时而和任课老师顶撞,我们的历史老师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可是几乎每一节历史,王珂都会和他发生冲突,每每历史老师来找我告状,我总是向他赔不是。几乎每一次高三教师会,王珂都要成为一个负面的话题,我也因此承担着让他继续就读高三的压力。为了班级不因为他而受到影响,也为了王珂的发展,我经常和任课老师沟通,介绍王珂学艺的艰难经历,告诉他们目前他的重心是在专业课,希望他们给他一定的自由度,以免影响上课的情绪;我同时也和王珂作了诚恳交流,首先肯定了他对专业培训的重视,其次希望他不要忽视文化课的学习,第三要求他在学校里不能和老师发生冲突、不能影响别的同学的紧张复习。许是因为当初我答应他就读高三,因此他对我的话还是比较听从,也开始有了变化。

      王珂最大变化是他在专业考试通过之后(他的专业成绩相当好、小号专业考了第一、另一个专业考了第三)。因为如果文化成绩不过关,就意味着浪费了那么好的专业成绩。因此他主动提出来,要我帮他找英语老师和数学老师补习文化课,我马上帮他联系两位老师。

      在高考成绩发布的那天晚上,我接到王珂母亲的电话,在电话里,她泣不成声,激动地告诉我王珂的文化成绩过了上海音乐学院的分数线,不久王珂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一年的付出终于修成了正果,我的心情非常欣慰。在欣慰之余,我在思考,如果当时我拒绝了学生家长的请求,让他继续留在高二,他的情况会如何?如果我没有和其他任课老师协调,他经常和老师发生冲突,他会怎么样?如果我没有及时地处理那次纠纷,他的高考会不会因此而影响?我无意夸大我的作用,我清楚的认识到王珂的成功主要是他的内因,我只是外因,我只是庆幸自己能够坚持用尊重与信任去看待他,把对他的教育建立在宽容和乐观上的期待上。

      王珂大学毕业后,给我寄来一张他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的照片……

      沈雪平老师通过这个故事和大家分享了作为教育者的一些体悟,“改变”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回归,教育本身应该是这样的,但现在教师有些扭曲,背道而驰了。教师应该改变的是一种急功近利的心态,不可能一下子把学生教育好,要给学生调适一个好的方向,给他成就自己创造契机。一心想让学生成功这种愿望太强烈不好,今天幼儿园上小学的课,小学上中学的课,中学上高中的课已经是司空见惯的现象了。“不要输在起跑线上”,成为鼓动很多家长的一句口号,实际上这不是一种正常的教育理念,相反很多情形下被利用成为商业的炒作。

      ——师德的正当性来自学生的期盼

      师德的正当性应该成为教师从教的一种自觉,师德的正当性也来自于学生对教师的发自内心的期待。本次论坛最大的亮点在于把学生请上了讲坛,因为主办方认为教师的改变是不是真正走进了学生的心灵,真正为了学生的可持续发展,最有发言权的是学生。学生对教师的教学行为应该是最了解的人,所以二附中让学生们走上论坛来谈谈对于教师改变的想法,让教师们近距离地聆听到孩子的心声。二附中高三学生戴知芬针对全班43名学生开展了一项调查研究,有13人反映出老师对于好差生在态度上有区别对待。她在调查问卷中发现,学生不满意老师的做法主要集中在比较关心好生和拖课现象上,大家都希望教师能够一视同仁,质疑教师心目中对于好差生的定义,成绩好的是否一定是好学生?成绩靠后的学生同样希望得到教师的关注,他们如果得到老师的肯定,这些学生会有更大的动力。此外在教师眼中中等生也容易被忽视。另外,拖课和占课的现象也是学生不满的地方。她在肯定体育课能够正常开展的同时,不满于艺术课的被占用。这位学生觉得高中和小学、初中阶段相比,高中教育更应该鼓励学生不断思索“成为你之所是”。高中生是从未成年走向18岁的转变时期,人生观、价值观是一个不断塑造的过程。在高中三年来,二附中的老师在“育人”上投入了比教授书本知识更多的精力,教给了她很多人生哲理。她感到庆幸和感谢。

      后记:对于这次论坛,金山区教育局盛明秀副局长给予了高度评价,肯定了学生的充分参与。他给在座的各位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瑞士一位著名的钟表匠布克曾经被捕入狱。在失去自由的地方,他发现无论采取什么手段,都不能制造出精准的手表。起初布克归因于由于工作环境的改变,出狱以后回到日内瓦发现,真正影响钟表制造精确度的因素不是环境,而是人的心境。在牢骚满腹的情况下,一个钟表匠要圆满完成1200道工序是不可能的任务。联想到教师,如果教师在工作中缺乏快乐与幸福,内心充满职业倦怠和焦虑,那是无法完成育人这项精美工作的。教师应该是一批充满虔诚之心而且又仰望星空的自由人。盛副局长还提出一个关于高考状元的发人深省的问题,为什么这么多年他们中始终没有顶尖人才出现,他们的职业成就远远低于社会的预期,说明我们的教育改革不仅在课程、教材,也不只是体制机制的改变,更重要的是人,即从事教育工作的教师,是对人在教育生活中固有的生活方式、价值观、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等的转型和改变,教育改革的意义就在于此。人们不能因为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1985-2016 上海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
地址:上海市金山区石化隆安路48号 电话:57941720 
沪ICP备12036329号 上海市教育类网站前置审批号 沪教Z6-20120005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602001066号